富婆上海白马男子会所“买春”


  只有在物质上非常成功的女性,才有光顾上海白马男子会所这种场合的可能。

  除了天生的继承人之外,那些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女性,无论是嫁的好,还是干的好,都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努力和代价。

  白马会所做的“生意”,是极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,曝光后当然会遭到打击。但是,这种行业恐怕是永远消灭不掉的。
富婆上海白马男子会所“买春”

  这几天,一则“白马会所”相关的八卦新闻刷屏,原因是该会所工作人员发布了一组堆积如山的奢华礼物组图。

  “昨晚上海白马会所……过生日,28岁。金主送了28份礼物,说把以前的都补齐……有一个纯金的杯子……27岁的礼物,送的是一辆奥迪……”短短的一条微博,极大的信息量,刺激着成千上万网友的神经,原来有钱人的玩法这么多元。

  自称是白马会所前员工的小白(化名)告诉记者,网传的这次过生日事件是真的,而且对于会所内的陪侍来说,这个生日礼物根本不算什么,比这次礼物高档的还有很多:我们见的太多了,只是这次被爆了出来,大家才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据小白介绍,白马会所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男性,连前台都是男的,目的是为了给女客人提供服务。

  网传在白马会所,“十几万只能开个台,头牌陪侍要有房有车,资产2000万以上”,小白说会所里的消费水平确实很高,跟网传的差不多。后来,头条就出了这样的新闻:

  社会纷杂,出现这种事倒也不奇怪,想来这女子平日里也是见着老公在外花天酒地的惯了,精神空虚去找个“男公关”寻觅下失落的爱情也未可知。

  作为财经作者,当然关注的不是这种八卦,而是这个有趣事件背后的经济学原理和博弈关系。

  01稀缺性和价格的关系

  白马会所坐实了之前吃瓜群众们关于这种存在的猜想,而且一般情况下“男公关”的价格要远高于“女公关”。原因很简单,供给不足是也。

  供给不足至少有两个原因:一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“男公关”无法进行长时间的陪侍,单体供给量不足;二是因为长期以来的风俗和人们头脑中的固化概念,让从事这个行业的“男子汉”要进行更多的心理建设。

  曾经听过一个真事比较有意思,有位常年出差在外企工作的单身帅哥,一次出差后晚上去酒吧消遣,不出意料的与一位美女一拍即合。鱼水一夜后,帅哥还没起床,美女施施然梳洗出门,临走前在床头放下1000元。结果这位帅哥醒来后看到钱,深受打击,从此之后变成了正人君子。这个故事很是反映相当一部分男人的心理状态。

  而在需求端,出于同样的心理,只有在物质上非常成功的女性,才有光顾这种场合的可能,整个市场的平均档次要远远高于相反的性别端。

  这就是所揭示的第一个经济学原理:经济学是研究怎样管理稀缺资源的学问,资源越稀缺,价格越高昂。

  02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

  部分财务自由的女性,冒着一旦被发现则会引来比男性更多关注的风险来进行这项消费,我认为至少有三个原因:

  第一、炫耀性心理。财务自由的女性已经习惯了展示自己优渥的物质生活,名包名表高级化妆品都不在话下,什么样的消费能在小圈子里引得闺蜜的认同?去这种会所就是其中之一,除了表明自己的财力足够以外,还能证明自己的勇敢和“男性气概”。

  第二、补偿性心理。男权社会,女子的成功更加艰难,财务自由的女性除了天生的继承人之外,无论是嫁的好,还是干的好,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。

  如果是自己打拼出来的女人,姿色好的难免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暗示和骚扰,姿色平平的就更需要有一颗坚定的男子之心。失衡的心理总是需要补偿的,在哪里失去的,就要在哪里夺回来。

  笔者听说有的坐台小姐,消遣的方式就是去这种场所,把好不容易才挣来的钱,又一掷千金的花出去。

  第三、报复性心理。有些女依附于伴侣,但也会渴望平等和尊重,如果看到男性在外花天酒地彩旗飘飘,也难免会因为报复心理选择这种消费方式。然后发现在这里得到无以伦比的尊重和快乐,于是上瘾。

  这就是今天要说的第二个经济学原理:当且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时,一个理性决策者才会采取这种行动。

  但是,这一切的前提是安全和隐秘。白马会所最失误的地方就在于,居然还在微博上广而告之这种事,不用官方的打击,这种做法都会让顾客感觉不安全而导致退缩。

  03供给和需求同时存在的市场很难被消灭

  毋庸置疑,白马会所做的“生意”,是极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,曝光后当然会遭到打击。但是,这种行业恐怕是永远消灭不掉的。

  美国在1920年代曾颁布过禁酒令,最后的带来结果,却是酒类价格猛涨,交易转入地下,黑帮由此而兴。马里奥普佐写的《教父》就是反应的这段时间纽约科尼奥尼家族的兴衰,而科尼奥尼家族在20年代的主要生意就是贩酒。

  美剧《大西洋帝国》讲的也是这段历史,其故事背景设定在1920年代的大西洋城,联邦政府颁布禁酒令(1920-1933)后,公开售卖酒类商品成为一种违法行为。在这种背景下,各种黑帮组织为争夺黑市控制权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。

  这里涉的是及第三个经济学原理,就是只要供给和需求同时存在,市场就很难被消灭。更大的可能是转入地下。

  因为地下黑市的供给不充分,逃避各种打击所需的成本更高,相应地价格也就更高。美国20年代禁酒令就导致了酒类商品价格暴涨,给经营私酒的家族带来了丰厚的利润。

  04在经济学原理之上

  聊了几条经济学原理,意犹未尽,觉得还应该聊一下在经济学原理之上的东西。比如:道德。我不是一个泛道德论者,但不管从哪个层面来讲,白马会所事件都是非常恶劣的。

  我们知道市场经济的祖师爷亚当斯密除了写过《国富论》之外,还写过一本《道德情操论》,他在后一本书里边强调说,在市场经济中,如果都是一群唯利是图,毫无节制的人形动物,那么这个市场也不可能是健康长久的。

  这里还是讲一段历史。在19世纪,美国的市场经济也是相当混乱,当时的石油大亨洛克菲勒的诸多行为都遭到了严厉批判。

  他善用铁路回扣(行贿铁路运输商)等不公平竞争手段,切断小企业的原油供应和铁路运输,从而击败竞争者,形成托拉斯帝国。遭到纽约州参议院、美国联邦众议院的调查和惩罚后,他又采用了新的“持股公司”制度,吞并大量小企业。洛克菲勒的行业垄断和利润压榨,激起了公众对标准石油的反对情绪。

  1904 年,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女作家艾达·塔贝尔撰写了《标准石油公司的来龙去脉》,在客观记录洛克菲勒和他领导的公司如何成功的同时,也痛斥了其欺骗、高压、利用特权和苛刻的交易。她还说,自己父亲经营的石油公司也被洛克菲勒鲸吞,全家濒临破产和绝境。这本书引发了人们的同情和共鸣,多次重印后仍销售一空。

  后来洛克菲勒家族低调收敛,并且加大了对慈善事业和艺术的捐助,才慢慢改变了形象。要知道美国是市场经济气氛最浓郁的国家,洛克菲勒家族虽然竞争中显得冷酷,但还是在干正经事,都引发了公众如此强烈的反感情绪。

  反观国内去白马会所的这些“富婆”,在整体经济下行、中产面临消费降级的今天,穷奢极欲、花天酒地跑出去“买春”,怎能不引发大众的怒火?

 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诗圣杜甫的那首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千古名句。何况当年的“朱门”也算为国立过大功,今天这些跑去玩“男公关”的女子,于国于民又有何功?

  民意的怒火迟早会变成国家的意志,曝光后白马会所立刻被关闭就是明证,我相信之后一定还会有更加严厉的措施。

网站地图
本站关键词及网址:北京男士会所,北京spa,北京养生会所,北京私人会所,北京高端男士会所 www.bjspaxx.com